产品中心

《庆余年》盗播链近4万条,Netflix是如何探索“付费会员”的?

作者: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发布时间:2019-12-25 04:17     浏览次数 :184

[返回]

图片 1

文 | 楼巴蒂

在线提问,50元钱额外付费能够在用户市场引出多少问题?《庆余年》的超前点播回答了这个问题,并且还给这个答案添加了完整的附件资料。

今天12426版权监测中心发布数据,目前网络上《庆余年》盗版资源侵权链接已经近4万条,并表示这与片方、发行方、平台方把控不严有关,与平台收费无必然关联。

#庆余年盗播链近4万条#等相关话题迅速登上微博热搜,阅读量超过5.3亿,讨论度超过10万。

事件的起因是从12月19日开始,在《庆余年》预点播引起用户争议之时,网络上突然出现《庆余年》46集全集资源,盗版资源迅速传播,并引起了官方注意。12月20日,《庆余年》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呼吁公众共同打击盗版,同时向公安机关及法院报案并立案。

不难从这场风波里感受到国内内容付费模式与会员用户之间的矛盾,这股矛盾被舆论中的愤怒放大,最终祸及了内容本身。而盗版资源始终损害的是上游内容端,《庆余年》制片人透露第二季已经提上日程,抵制盗版才会有更多的好内容得以生存。

而暂且撇开国内的付费风波,海外流媒体平台价格也并非都低廉,HBO Max单月月费价格达到14.99美元,Netflix单月12.99美元,Apple TV + 4.99美元,11月上线的Disney+单月6.99美元,并以每月12.99美元的价格,打包Disney+,体育服务ESPN +、Hulu服务。

也曾出现过因为价格上涨而用户流失的情况——今年1月Netflix宣布美国市场服务价格将上调13%-18%,导致短期内的用户增速放缓——但从未出现因改变付费模式而引起用户争议、甚至促生盗版资源的情况。

究其原因,国内国外的付费进阶模式或许从来不相同。

广告、提前播放、画质……“我只是食物链底端的普通会员"

目前国内各大视频网站提供的会员服务,在观看体验与硬件设施上的差距并不大,主要还是以平台独播资源与自制剧、爆款剧来获取用户。而这就让一个会员能在内容平台观看多少影视资源显得至关重要。

此前云合数据显示,2019年Q3,国内剧集已经达到7800部,这其中需要购买会员才能去除广告观看全集的会员剧达到1649部,占比21%。而2018年至2019年Q3,各平台上新剧集中的VIP会员剧占比达到80%。

截止11月27日,优爱腾三家主流视频网站平台上的会员数分别为464部、504部、844部,值得讨论的一个现象是,从前的经典老剧开始重新发挥付费价值,如《甄嬛传》《琅琊榜》等口碑老剧都重新进入会员付费范畴。

那么现实的问题里,一个付费会员能在各个平台观看多少剧集呢?这在每个平台上并不相同,但是真正能够达到一个会员观看所有影视资源的平台少之又少。

同时,内容平台的会员在日益多元化,各个平台的会员类型逐渐增加,针对使用端口与权益等区分的普通会员、超级会员。除此之外,平台之间的跨界生态联动也日益成为主流,如优酷VIP与饿了么、苏宁易购、作业帮等平台有联合,腾讯视频VIP与酷狗等联动,爱奇艺与携程、屈臣氏等联动。

付费用户开始意识到平台现实服务与自身想象权益的差异,会员未必能免除所有的广告,或者享受所有的影视资源,同时连续付费的设置总是开始容易取消难。

随着行业内头部内容制作成本与版权的日益增加,平台方在迫切探索增加收益的方式,而现阶段收益上涨无非是两方面,会员价格的整体上调,或者挖掘放大单部剧集的变现价值。

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11月份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根据爱奇艺做的调查,中国市场上的视频会员价格大概只有美国平台价格的五分之一,甚至东南亚国家,比如泰国、越南,他们的会员单价都比中国视频网站的会员价格要高。这意味着国内视频会员提价,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而《陈情令》等爆款剧的付费提前观看,市场反馈热烈,证明针对具体剧集挖掘更多的变现路径并非不可行。只是《庆余年》的高额预播点燃了用户的焦虑感,已经如此多会员类型,权益如此细分,未来的付费市场,会员是否还将进行二次收费?

Netflix的涨价与保全

同样的问题Netflix也在面对,海外流媒体市场上内容制作成本与规模极速上涨,内容版权争夺也已经白热化,为了扩大收益,今年1月Netflix宣布美国市场上,平台基础套餐单月订阅价格从7.99美元上涨至8.99美元,最受用户欢迎的中档套餐单月价格上涨两美元到12.99美元,高级套餐价格则达到15.99美元。

这是自2012年以来,Netflix收费标准涨幅最大的一次。用户市场意料之中有了反应,Q1平台尚且保持了用户增速,一季度新增付费会员960万,超过市场预期的890万,但Q2虽然营收跟净利润均超市场预期,但用户出现增速放缓的情况,Q2新增付费用户为270万,远低于市场预估的506万。

2019 年至Q3,Netflix净增加付费用户210万,比2018年同期少了200万,Netflix表示这是由于早期订阅费用上调所导致的增长放缓。涨价形成的营收助力与用户流失同时显现。

但这对于Netflix或许是一个暂时状态,并不是危及到其霸主地位的波动。据了解,从2010年至今,Netflix经历过5次涨价,但是都在短暂的波动后进一步提升,究其原因是平台卓越的爆款剧集孵化能力,从《纸牌屋》《女子监狱》《超感猎杀》到《王冠》《马可波罗》《马男波杰克》《黑镜》等,Netflix通过大量成本投入以优质内容重新拉回用户。

更重要的是,会员涨价,没有触及到用户在内容覆盖面上的权益。Netflix虽然区分了三档会员,但是所有会员都享有全平台影视资源的权益,用户能够通过移动端或者PC端自由的进入影视库观看全部内容,播放时没有任何广告弹窗,支持多屏无缝切换,多人共用以及缓存操作,会员的区分度主要在于画质、声效、播放硬件等。

这种模式一定程度上保全了Netflix的基础用户,也建立起海外流媒体的基本运营秩序。随着Disney+、Apple TV +等新玩家进入市场,内容竞争势必会加剧价格竞争,但是平台方在生产优质内容的基础上,确保了用户会员的基础权益,价格上涨形成的门槛就逐渐被内容消弭。

现阶段国内内容付费意识在逐步建立,市场广大,但是还远不如海外市场成熟。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底国内视频点播用户数量将达到3.05亿,这一数字是美国的近两倍,但国内的会员订阅收入将不及美国的一半。

内容平台急于在用户市场挖掘红利,但是尚未找到正确的路径。虽然Netflix模式也未必适合国内用户市场,但是现在舆论反馈显然否决掉了单部剧“二次付费”的方式,这个重点不在于金额,而在于重复性收费下无形中形成的权益克扣,就像网友说的,“收多少不是重点,重点是不能看到一半,突然多了一超级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