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华富时资管违约两年 哈工大集团手握百亿难保障?

作者: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发布时间:2020-04-20 17:05     浏览次数 :72

[返回]

图片 1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原标题:新华富时7.5亿资管项目违约两年,哈工大集团手握百亿资产为何难保障?

记者刘超凤 陈锋 上海报道

一笔7.5亿校企私募项目违约,持续了两年时间,牵动了近200位投资人,至今仍没有实质进展。

“新华富时-工大 1 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投资人马铭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该项目逾期已经接近2年,但投资人仅收回14%的本金。

该资管计划的受托管理人北京新华富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经起诉了融资方哈尔滨工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担保方哈尔滨工业大学高新技术开发总公司。

12月11日,《华夏时报》记者从投资人处获悉,判决结果预计要推迟到年后,新华富时同时申请了法院查封哈尔滨机场高速公路对应的土地,但具体价值无法确定。

《华夏时报》记者还了解到,哈工大集团曾计划处置北京两处资产,来优先偿付该资管计划的投资人,但上述资产重组的障碍很大。

此外,哈工大集团持有的厦门国际银行8000万股股份曾于2019年2月进行拍卖,起拍价3.54亿元,但最终流拍。

逾期2年仅收回14%本金

《华夏时报》记者拿到的投后管理公告显示,涉及的私募项目是由新华富时管理的新华富时工大项目,包括“新华富时-工大 1 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和新华富时工大 2 号分级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均成立于2016年7月,资产规模分别为69840万元、5160万元。

以新华富时-工大1号为例,它成立于2016年7月15日,期限为18个月,并在2018年1月15日到期。

融资方哈工大集团曾出具承诺函并表示,在资管计划到期时,哈工大集团承诺回购全部优先级份额及承担未支付的费用。据了解,新华富时-工大 1 号、2号的资产规模共为7.5亿元,合格投资人认购5亿元优先级份额,哈工大集团作为劣后方出资2.5亿元作为安全垫。

在到期之前,新华富时公布了还款计划。2018年1月12日,该项目的受托管理人新华富时发公告称,哈工大集团已经出具了还款计划,在2018年分三次向投资人分配本金和收益,其中,2月分配10%的本金,4月分配40%的本金,6月分配剩余本金。

根据新华富时发布的本金及收益分配公告,在2018年1月31日完成了10%本金及收益的分配。但在此之后,哈工大集团并没有如期足额回购,新华富时工大项目最终逾期。

截至目前,“距离新华富时-工大1号逾期已经快两年了,我们投资人两次去了哈工大,都是冬天时候过去的,有些投资人都七八十岁了。现在我们仅拿回14%的本金,一次是2018年1月底还了10%,后面又还了4%。”投资人马铭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就投资人收回14%的本金一事,《华夏时报》记者向新华富时相关负责人核实,对方并没有否认,仅仅表示目前正在解决这个事情,具体情况不方便对外透露。

资产处置困难重重

作为受托管理人,新华富时于2018年向融资方和担保方提起诉讼。2018年5月31日,新华富时发布《关于“新华富时工大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进展公告》,表示将运用法律手段要求哈工大集团履行支付回购价款义务,同时将要求相关担保方履行担保义务。

据了解,哈工总承担新华富时-工大1号的连带责任担保。而在2005年完成股权变更后,哈工总的唯一股东是哈尔滨工业大学。

“当初投资这个项目,一方面是因为哈工大集团是融资方,是知名校企,当时下面的项目也没出现过问题;另一方面是哈工总承担连带责任担保。”新华富时-工大项目的投资人马铭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2018年6月11日,新华富时发布公告称,已委托律师于6月1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完成立案程序。

一方正在走诉讼,另一方也计划处置资产来偿付投资人。在2018年11月12日,哈工大集团曾发布了《承诺函》,表示将处置北京哈特商务酒店、北京中国红街一号楼两处房产,优先偿还新华富时工大1号、2号资管计划投资人的投资。但截至目前,相关资产的处置进展并没有对投资人公布。

《华夏时报》记者遂以投资人家属的身份联系到新华富时,相关人士表示,去年已经起诉了,正在打官司,也申请把他们资产查封了;律师本来预计今年年底有希望判决,但由于各种原因,可能要等到年后。

至于哈工大集团处置北京两处资产优先偿付投资人的事情,“北京的两处资产是重组的,但是现在看来很难重组,障碍太多。重组的时间和方案都不明确,所以我们把主要精力放在诉讼上。”新华富时相关人士表示。

而对于法院查封的资产,新华富时相关人士表示:“被查封的是哈尔滨机场高速公路对应的土地,不知道具体值多少钱,也不确定能否覆盖资产。”

投资人马铭也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哈工大集团参与过哈尔滨机场高速、会展中心、地铁等项目的建设。

实际上,哈工大集团计划处置的资产并不局限于北京、哈尔滨两地。“哈工大集团在今年年初打算拍卖厦门国际银行的股份,但是据说没有人买。”投资人李杨对《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相关信息后了解到,哈工大集团持有的厦门国际银行8000万股股份及派生权益被法院查封,于2019年2月3日、4日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拍卖,起拍价3.54亿元,最终流拍。据悉,当场竞拍有超过7000人围观。而据天眼查数据,目前哈工大集团仍然持有厦门国际银行0.47%股份。

150亿资产却还不了5亿债务

哈工大集团150亿的资产,却无法偿还5亿的债务。《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推介材料中显示,截至2015年底,哈工大集团总资产150亿元,负债率仅34%,处于较低水平。

推介材料中还出具了四项风控措施:第一,哈工大集团承诺回购;第二,哈工大集团作为劣后方出资2.5亿元作为安全垫;第三,工大高新控股股东哈工总承担连带责任担保;第四,哈尔滨工大光电仪表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质押于本资管计划。

此外,新华富时工大项目的还款来源是哈工大集团两年内经营收入,以及新购入资产在本资管计划期间内投产后的经营收入。所谓新购入的资产,就是计划收购的优质机器人资产。而投资人马铭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资金是否投入机器人资产,这是存疑的。

实际上,哈工大集团虽然承诺回购,但并没有如期足额履约,导致新华富时-工大项目逾期接近2年。

马铭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如果哈工大集团劣后出资2.5亿元,即使后面“出事”无法兑付,那么投资人至少可以拿回50%的本金。

“在这个项目中,虽然优先级:劣后级是2:1,但是融资方资金紧张无法回购,那么这个安全垫仅仅就表示资金兑付的顺序,实际作用可能并不大。”一位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作为担保方,哈工总还是哈工大集团的原始出资人。1996年,哈工总及下属16家企业作为共同出资人,联合组建了哈工大集团。

面对此次债务困境,“哈工大集团和哈工总都无力偿还,哈工大集团是重资产,负债率很高,而哈工总担保的项目太多了 。”马铭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最后一道“防线”,则是光电仪表全部股权被质押于本资管计划。马铭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光电仪表的股权没有实际变现价值,这家公司也没有什么资产。

责任编辑:陈志杰